调查:中欧青年资讯网试开通,你认为哪些地方最需要改进?
网站内容
   
C:\Documents and Settings\wul\桌面\ban\今日欧洲.jpg
C:\Documents and Settings\wul\桌面\ban\ban8.gif
您的位置>欧盟实习
  站内搜索  搜索cycnet.com 搜索youth.cn
欧洲,女性就业乐土?

  男性认为他们主宰着世界。这似乎并不是夸夸其谈。在政治方面,男性主宰着全球大部分的政府以及立法机构。在经济生活中,他们主宰着董事会,并从事着大部分报酬最丰厚的工作。与此同时,大部分女性却做着无酬工作,即使是在富裕的欧洲国家中也存在着低估女性价值的现象。尽管欧洲总是吹嘘自己多么平等,对于雄心勃勃的女性来说,这里却不是一块乐土。在英国男性和女性就业率的差距大约是12个百分点;在意大利和西班牙超过20个百分点。在瑞典这样一个倡导性别平等的典范国家中就业差距也在5个百分点左右。

  眼下,欧洲妇女的就业率为53.6%,55岁以上女性就业率的水平也达到了33.7%,分别比2000年时高出了2.7%和7%。但欧盟女性就业率主要来自于那些已由女性主导且一般工资较低的行业及工作上。“2000年以来,欧洲提供的就业岗位超过了八百万个,其中有六百万个为女性所占据, 59%的大学毕业生为女性。虽然女性在教育上的成就要优于男性,而且也促进了欧洲整体的就业率,但她们的工资水平依然低于男性,平均每个小时的工资比男性低了15%。”欧盟执委会就业总署的官员说,“在欧洲,女性就业促进了就业率的提升,也帮助国家实现了经济发展的目标,但想要彻底释放她们的工作潜力,面对的阻碍还是太多了。”


  工作、家庭选一个

  结婚生子之前,对于女性和男性来说,教育和工作的机会几乎是相等的。但年龄在20到49岁之间的女性就业率的水平下降达到了15%,这是因为她们有了孩子,而这个年龄段的男性就业率却上升了6个点。

  看孩子这件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妇女们继续工作的决心,尤其是她们中的大多数人的收入都很低。虽然在欧洲,孩子的看护费用并不算高,但和很多妇女的微薄工资相比,还是占去了她们收入的很大一块。如果她们能负担得起照顾孩子的费用,作为母亲的她们将更倾向于回归工作。

  对于家庭来说,保证儿童的看护也是一个问题。德国日托中心的数量严重不足,而且多数幼儿园和小学到中午就放学了。在丹麦和瑞典,如果让孩子在日托中心待六小时以上,做母亲的就得承受社会压力。对于有工作的母亲来说,法国算得上最好的国家之一,三岁以上的孩子都可享受由国家提供的日托服务。但作为母亲,一般都会很在意是谁在看护孩子以及看护的质量。如果孩子的看护问题不安解决好的话,工作起来也会不安心,所以很多人为了能够最好的照顾孩子,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工作。

  另外,多数欧洲国家的税收制度都着眼于全家只有一个人外出工作的模式。在许多国家,第二工资获得者(一般是女性)通常要交更高的税。除瑞典的平均税率一样外,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第二工资获得者的税率比其伴侣的税率要高60%以上。因此,从纳税的角度来看,母亲不工作反而对家庭更有利。德国就是典型的例子:家庭的第二份收入直接列入税收额度最高的类别。如果只有丈夫工作,妻子就可享受免费的公共卫生保健服务。但是,如果双方都有工作,他们就得支付高额费用。如果父母自己照顾孩子,他们每月还可以得到八百欧元的津贴。所以很多母亲在权衡利弊之后,会主动选择放弃工作。

  再者,欧洲国家的政府会给女性更长时间的产假,北欧国家尤其明显,那里的女性每次可休480天带薪产假。但过长的产假可能给女性的职业前途造成不利影响,甚至是永久影响。一般的雇主都不愿意雇佣或者提拔可能连续“失踪”几年的员工。而且当这些在孩子身上花费巨大精力的母亲重返职场后,她们的工资会比同年龄的男性低很多,而且比那些没有中断职业生涯的女性也要低。

  缺乏机遇与欲望

  培训同样会影响妇女在劳动力市场上的地位,据调查显示,最不具有工作优势以及由于缺乏培训而无法胜任工作的妇女中都包括了这么几类人,有孩子的、重回工作岗位的、零时工、没有技能的、在低层次岗位上工作的、低薪资的等等。当问及雇主是否鼓励她们去学习新技能时,63%的妇女都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有一些妇女特别关心是否有进修的机会,以及公司是否能给她时间去接受培训。这是由于妇女在工作之外还有很多责任要去肩负,比如照顾孩子和家庭,如果公司不给他们提供这样的机会,她们就无法或者很难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技能。对于其他一些没有负担的妇女来说,由于缺乏资金或者上课场所,其培训机会也会受到限制。有24%的妇女认为她们有限的技能水平和无法获得培训的事实,已经成为了她们就业或升迁的一个障碍。

  虽然妇女们一般都会将家庭及其内部责任视为一种主要的就业屏障,但她们同时也承认缺乏自信心和晋升欲望也会影响她们的职业发展。

  欧洲女性就业率虽然不低,但很少有人能得到晋升的机会。而且,她们往往无缘竞争性较强,利润较高的部门,而是不成比例地集中在教师、护士和护理等职业。很多妇女本身的晋升欲望也很低,她们通常都愿意在某一固定岗位上工作——级别更低,报酬也很低。另外,决定长期留在一个地方工作或者是作为一名临时工,也导致一些妇女失去了合适的工作机会。

  在已经就业的妇女中,大约有1/3表示她们缺乏申请升职的自信心。调查显示,最影响自信心的因素是年龄,40到49岁之间的妇女最在乎年龄对她们的限制,而30岁以下的一般都觉得无所谓。这是因为年龄较大的妇女一般都刚刚从照顾孩子这一状态中出来,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也有一小部分人在工作一段时间后,认为自己又找到了曾经失去的自信心。

  在性别歧视文化中占据主导地位的男性,很容易就能磨灭女性同胞的晋升欲望,这反过来又使得女性的自尊心受到影响,从而更易质疑自己的工作能力。通常,妇女们觉得男人似乎更适合在高级职位上工作。现实与女性们的直觉似乎很吻合,欧洲公司的高层基本上还是男人一统天下。如此之低的欲望也影响了女性对升迁或者在“男人的世界里”占据一席之地的期待。这样的文化形态会阻碍女性产生进入男性世界的想法,而且也会妨碍女性在这些领域内供职。

  工资低,工作时间长

  对欧盟25个成员国进行的调查表明,欧洲女性的受教育程度虽然优于男性,完成中、高等教育的女性比例高于男性,但平均工资仍比欧盟男性低了 15%,工资高于平均数的女性只占欧洲劳动力人口的1%,其中英国是男女差别最大的国家,全职女性的收入要比同样条件下男性的收入少17%;33%的就业妇女从事非全职工作,仅32%的女性能够进入管理层。在意大利、斯洛伐克、爱沙尼亚、立陶宛、西班牙和匈牙利,女性每天要比男性多工作一小时左右。

  如果男女雇员从事同样工作,女性雇员的工资收入会比男性少很多。32岁的玛利亚·施密特现供职于著名的柏林经济研究所。5年前,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她在一家大公司任董事长助理,当时与她从事同样工作的一位同事从一开始年薪就比她高,到现在为止她也没能追上人家。

  在德国,妇女所处职位越高,与同级别男性相比,收入差距就会越大。一个在企业领导30名员工的部门经理如果是女性,她的年薪大约为77500欧元,而一个男性部门经理的年薪收入为114000欧元。

  虽然这种状况的产生有一定的社会根源,但按照女性思维,只要你好好干活,你的工作就会被认可,工资自然会增加。这种典型的女性工作态度使得她们期望值小,满足率高。如果不改变自身的心理,即使干了和男性同样的工作也不会得到同等的工资的。在家庭、工作和学习上都有着优异表现的女性,凭借自律、勤奋、坚韧的精神,在就职、升迁、增资方面的获得机会并不比男性差。但女性一定要自己认识到自己有能力获得更好的职位和薪水,而且要积极去争取应有的权利,这样才能在抬高自身价值的同时,增加其他女性的劳动身价。届时,提高的就不仅仅只是就业率这一个数字了。

 

 

 
责任编辑: 来源: 新青年
相关新闻
· 法国大学生就业重视“提前量”
· 欧洲各国大学生就业状况扫描
· 劳动保障部:年底基本消除城镇现有零就业家庭
· [激情五月]全国青年就业创业培训服务中心在北京成立
· [音频]青年就创业培训服务中心成立
· [激情五月]耶鲁大学百名师生来华访问走进咸阳新农村
· [音频]耶鲁师生访华走进咸阳新农村
· 大学生就业意识创新 高等教育应有何作为
· 调查显示部分国家机关存在大学生就业歧视现象
· 大学生就业意识创新 高等教育应有何作为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广告招商 | 意见反馈